我叫麦小颖,25岁,是上海某大学一名心理学研究生,小时候我长很并不漂 亮,造就了我很内向的性格,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带有江南女子特有的气质的, 虽然已经是个婷婷玉立的女孩,但不知道为什麽,我走路总是低着头,看到男生 就脸红,大家总是拿这个来笑话我。因此我在同学中保持着绝对淑女的形象。但 实际上我性欲很强而且受虐欲超强,为了满足受虐的心理我经常花钱找人来满足 我的受虐心理,不同的是,我不敢找男人,只敢找女人,而且是那种能守住我秘 密的女人,在她们面前,我可以舔她们的脚,喝她们的尿,我的受虐性能够充分 发挥. 这些女人大多都是花钱买来的妓女,有钱嘴巴能封得很紧,她们总是粗俗 而且生殖器味道很重,舔她们的阴道的时候总有一种作呕的感觉,有时还有客人 的精液留下来,我虽然不喜欢,但这样常常能激起我的受虐欲望。 而她们看到眼前这个贱女人比自己漂亮得多得多却可以让人任意淩辱,这种 嫉妒的情绪加上自己平常工作的诸多不满再加上虐待我的报酬总让她们充分发挥 自己的虐待欲望,什麽粗俗的话都会使出来,鞭打起来更是不遗余力,所以基本 上每次我都是嘴里塞着她们酸臭的丝袜,在她们的尿液与鞭打中达到高潮,泄得 一塌糊涂。 这天星期五,我接到一个召唤我的短信,是我的最爱的主人了(应该说是我 的女王),我叫她王姐,她是一个妓女,37岁,虐待倾向很严重,学心理学的我 很容易就能知道她工作确是很辛苦,我知道她总是什麽活都接,老实说我挺同情 她的,她需要发泄,而且我们在一起不谈别的,只是发泄,之后就是我做家务, 帮她洗那些腥臭的衣服,然后和我的狗老公住一晚上,呵呵,狗老公!这是我最 喜欢的一部分啦…… 想到这里,正在上课的我心里一阵乱跳,我知道自己内裤已经湿了。好不容 易熬到了放学,我穿上新买的天鹅绒丝袜,再穿上她给我的泛黄的内衣,这件内 衣腥味很重,我也不知道为什麽,穿上它我都不敢走人多的地方…… 於是,我化了淡妆后骑上单车就往她租的偏僻的屋子去了。那是一个 70 年 代的老楼,与她同住的还有一个她的同乡,叫张怡(其实我怀疑是她私生女,长 得好像,对我嘛,呵呵),她只有 14 岁,却已有几年的妓女经验了,也许这就 是 loli 了,幼稚的外表下是一个极为成熟的心。 我必需叫她主人,在她眼里,我只是个运气比较好的女人罢了,事实上我也 承认,说到社会经验,我确是太差了,倒是主人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为 什麽喜欢她叫我母狗,骚货。 一会儿,就到了她家楼下了,用钥匙打开门,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个昏暗的 画面,电视小声地开着,吃剩的菜摆在桌上,一个中年妇女靠坐在破破的沙发上, 一只脚上挂着个高跟鞋,身上戴着胸罩,丝袜也在,内裤是那种有口子可分开的, 看到这些,我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脸更红了…… “舔干净吧!还有狗盆里面的,对了,那个狗环你带来了没,”王姐幽幽地 命令道。 “啊,没带”。我脑子里翁的一声,呆住了。上次的狗环是丝袜做的,很容 易脏,我带回去洗的时候忘记拿回来了。 她也看出来了,又说了一句“用小黑的吧,快一点,今天有你受的”。 我识相的低下头,向狗窝看去,那是王姐家里的一条黑狗,王姐叫它小黑。 我更喜欢叫它狗老公,但只是心里叫叫罢了,不敢让王姐知道我其实最喜欢 小黑,我是为了小黑才来的,看看我的狗老公,它太脏了,看来许久没洗了,才 两个礼拜……。 我脱下衣服,只剩下丝袜,将剩下的饭餐倒到了狗盘里,然后跪了下来,轻 轻爬过去,取下狗公的项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现在老公自由了,开始一个劲 的舔我的下阴,而今晚我的膝盖是不能离开地面的。啊,我的淫水又出来了…… “哈哈,看来果然是只配做个母狗呢,小贱人”王姐又笑了,其实我也不知 道为什麽,它就爱舔我阴部,舌头刮着大阴唇的感觉很爽,我真的这麽贱麽,也 许真有母狗的潜力吧,(其实我搽了母狗尿,不好买呢,嘿嘿)…… 我的晚餐是王姐和主人的剩饭,已经倒到狗盆里了,发酸的上海青里混着几 块糜烂的蕃茄,还有些吃了又吐出来的鱼. 嗅着这种发酸作呕的味道,我更兴奋 了,我的狗老公早已经吃饱了,但还是陪我吃了点,真感动啊,这麽大一盆我怎 麽吃得完…… 还没高兴多久,我那狗公就不帮我了,它对我母狗尿阴道非常感兴趣,一个 劲地舔,刮得我气喘嘘嘘,差点就泄身了。我心里一阵骄傲,“待会有你舒服呢, 老公。”可事情还是要做,我一口一口地吃着,按主人的要求,每一口要含在嘴 里至少 2秒才能吞下,唔,都是这种粘粘的味道,好像老公的狗液,嘿嘿,我想 这,一口,又是一口,好多,肚子好涨. 主人在泡澡,我要吃完了才能见到她, 之后,等主人们睡觉了,我就可以…… 还有一口,再舔一下,终於吃完了,我要吐了,呃…… 终於吃完了我的晚饭,我下身已是一片狼藉,淫水混合着母狗尿,还有老公 的唾液一起粘在丝袜上,白色的丝袜已经半湿了,粘粘的真不好受,“可恶的老 公,我忍!”我尽量静下心对自己说. 其实我身上已是一身汗了,六月的天气啊, 我骑了这麽久的车,都没停过…… 随着汗液渐渐冲淡了母狗尿的尿骚,狗老公也对我没了兴趣,陪着王姐看电 视了。我收拾了一下碗筷,快速向浴室爬去。浴室的门开着,我就冲了进去,却 发现里面除了主任还有她一个朋友。 “骚货,过来,见见新主人”主人知道是我,看也没看就说. “是,主人”, 我快速爬了过去,脖子上的狗圈一甩一甩的,像极了一条母狗,主人把我的狗链 珊在浴室的?上,在把我的手紧紧得反绑着放在背后,又是丝袜,现在丝袜质量 怎麽这麽好,捆得我好紧……一会儿,我除了嘴巴能用,我其他地方基本都被固 定了。 这时,我听到主人和她朋友在谈话。 “真的可以麽,张怡”新主人疑惑的问着主人。 “当然可以,我的母狗我做主”主人自豪的说. “好,真厉害,能找到个这 样的变态!我服了你” “那当然” 听着主人们的对话,我的脸红红的,“我只是……而已嘛” “好,开始吧”主人饶有兴致的拍拍我的脸,就出去了。真是奇怪,我不由 得开始想象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今天何往常不一样嘛,呵呵。随着一声开门声, 我的思绪又拉了回来,主人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针筒,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 满了瓶瓶罐罐。 “母狗,这是催乳剂,这几天学了下母猪养殖,搞了个这个,我对你不错吧。” “不要啊”我象征性地说了一句,但马上感觉好像不对,主人说肯定是雌性 激素,但是不是动物用的呢,那对人体伤害会很大,而且我还要上课的,是春药 还好了,但如果是催乳剂,那以后怎麽办啊。 我不能有乳汁啊,但此时我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一种期待的感觉. 期待 一个好的春药,如果有其他的,也可以用用,不影响身体就好了。 “死母狗,明明想要,还装纯情……” “听话,这是为你好”主人拍了拍我的脸,由於我跪着,所以高度只到主人 的胸部,必须擡头才能看到主人,於是浴室里是一幅怪异的图画,一个大姑娘被 一个小女孩当个宠物一样,小女孩拍着女人的脸,说着大人教育小孩的话……, 但其实我心里清楚主人心理很成熟的,想着想着,我的嘴巴不由稍微张开了一点, 主人看着我的痴呆样,猛地掐了一下我那 34d的乳房,又用手指插了一下我湿漉 漉的下身,再拿沾满淫液的手指夹了夹我的舌头,另一只手捏着我的鼻子一字一 句的说:“母狗,骚货,贱人,还研究生呢。” 听到主人这样说我脸更红了,何况旁边还有主人的同学惊异地看着我……主 人放手后头我马上低了下来,看着地板,那是我跪在地上的蛮丰满的大腿,旁边 是主人那涂满指甲油的嫩脚,“老了”我不由得叹了口气“主人皮肤好好……” 这时主人又指着旁边一堆丝袜,说“去,把嘴巴塞紧,待会不要大喊大叫的, 女人要有个女人的样子,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榜样呢” 我又想起我是个研究生,我的学校是主人梦寐以求的名校…… 我不由为主人鸣不平,但这些都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多想无益,要珍惜眼前 的生活!想到这里,我的兴致马上就起来了,我知道我是恋物癖,闻到袜子特有 的酸臭味就会兴奋,但由於自己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这种矛盾的心理总是让我 若得若失,是主人将我内心这种那种受虐的潜质释放出来的。 我探下身,猛吸了一口空气,开始用嘴把丝袜吸起来,没手真辛苦啊,好不 容易才吸了一支袜子,吸到嘴里还掉了下来,搞得主人的朋友直笑,大夸主人找 了条好狗啊,主人也觉得太慢了,和自己的朋友说:“那你去塞,这母狗自己弄 不来” “看我的”,这个主人的朋友说道,抓住我的头发看了我一眼,我马上低下 头,不敢直视她,“呵呵”她笑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的”,说着就抓起 一双双丝袜就往我的嘴里塞,好酸的味道,恩就是这种味道,一定是去爬山了, 要不就是挤公家的车了,……恩,这个是主人的,这个是王姐的,这个,应该是 新主人的,哇,都好骚…… 唔,唔,不知不觉我感到嘴里的袜子越来越多,我的口水开始不足了,很多 丝袜没有被口水湿润,塞在口腔里是一种干涩的感觉. 差不多了吧,已经极限了, 不要再塞了,再我不住地祈祷中,终於听到主人的朋友说,“丝袜不够了,我看 这条母狗自己还带了一双,加上那双应该够了” “恩”,主人应和着,自己自顾自地在袋子里选注射液。 我开始后悔了,也许我今天不该来的…… ,我才买的新丝袜啊。还有我的嘴吧,呼吸困难了…… 终於,我那沾满了母狗尿,淫水,汗渍以及唾液的丝袜也被塞到了我嘴里, 刺鼻的气味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刺激着我的粘膜,我反胃了,“晚餐”也像要 吐出来了,但我知道不是肯定不行的,吐出来了还要吃进去,我可怜的胃啊,真 对不起你,好不容易,干呕的感觉被我压了下去,其实满口的丝袜,怎麽吐也吐 不出来。我现在也不咳嗽了,正在奇怪怎麽没动静了,突然,啊,一阵钻心的疼 痛从我的乳房传来,主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一个好粗针毫不留情地插入了我的乳 头,200ml 的液体慢慢注入了我的乳房,我急得大叫,却只能发出唔唔声,这时 王姐也进来了,“我就知道你不行”王姐对着主人说,同时,她用大腿夹住我的 头,我的鼻子只能贴到她的阴部,唔,一股男人的骚味,我挣扎着尽量想摆脱这 股味道,但王姐下身力量太强了,我用尽全力,却动也动不了,乳房的疼痛已让 我已经顾不上这股骚味了,主人的朋友按着我的胸,将另一个针头插了进来防止 我乱动,而主人则饶有兴趣的注射各种液体. 不大的浴室里,一个研究生的雪白 彤体,被一个妓女用自己壮实的黑色下身夹着,两个小孩就像做实验一样给这个 玩具一般的雪白彤体注射着大量黄色的发情药剂。 也不知过了多久,噩梦终於结束了,我的乳房已有一种欲爆的感觉,不知道 打了多少药水,只知道整个袋子都已经打完了,主人把我背上的绳子解开了,然 后丢给我一个丝瓜,取下我嘴里的一些袜子,套在丝瓜上,然后拿来一个 V8.又 递给我一张纸,不用也知道要我怎麽做了。 看着我这奴隶宣言,我是又惊又怕,注入乳房的液体也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 我的下身一片瘙痒,“念,还是不念”,对着 V8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终於, 欲望的海浪冲破了伦理的防线,我忍着火辣辣的麻痒,开始在录影机前宣读并签 署奴隶宣言: 全文如下 性奴隶的麦小颖条款 本人麦小颖(以下称甲方),完全出於自己志愿,放弃所有的人权和尊严, 发誓成为张怡(以下称乙方)的永久财产,1.甲方永久服从乙方的任何要求,除 非乙方放弃权利。 乙方有权利任意更改或增加任何条款,不需要通过甲方同意。 乙方有权利在甲方身上进行任何试验。甲方要全力配合。 乙方对此条款拥有完全解释权。 日期:2007年6月22日 甲方签署:乙方签署: 画押:画押: 读完了奴隶宣言,我立刻按上了自己的大拇指,我知道我的一生可能会从此 改变,但已经关不了这麽多了,发情剂的效果让我疯狂,我眼里只有这个能让我 满足的道具。我开始疯狂地用丝瓜猛插自己的下声,沾满尿液和唾液的丝袜套在 丝瓜上,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斯斯的断裂声,随着“啪”的一声丝瓜断裂在我的阴 道里,我也达到了今天的最后的高潮,倒在了浴室里。 隐隐约约中,我听到主人对王姐说:我考上了的缅甸的警察。我要带这个母 狗过去了,放心吧,这个母牛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我知道我的母狗生活可能真的要开始了,而这之前,我得做完主人家的家务, 最后再爱我的狗老公一次…………